機械社區

 找回密碼
 注冊會員

掃一掃,訪問微社區

QQ登錄

只需一步,快速開始

搜索
機械社區 門戶資訊 行業分析 查看內容

印度建廠辛酸史

2019-6-15 15:45| 發布者: 西獨歐陽風| 查看: 1418| 評論: 0|原作者: 羅瑞垚|來自: 志象網

摘要: 人工成本低,搶占未來市場,國際化基地,去印度開工廠的原因很多。但背后的辛酸可能更多。

印度建廠辛酸史

此篇文章為騰訊科技聯合志象網,出品的“中國制造在印度”系列稿件之一,復盤中國手機企業在印度的拓荒史,實地探訪中國廠商,揭示中國制造挺進印度的全球化征途。

劃重點:

1 、工人的工資便宜也不全等于用人成本低。用人成本除了考慮工資成本,還要考慮效率和不良率等因素。而在這兩點上,印度工人都不占優勢。

2 、印度的房租水電等成本也直追國內。此外,身在異國,本地員工的管理成本也是不可小覷的一筆帳。

3 、供應鏈這頭的成本才是中國工廠在印度最大的成本。印度的工業體系遠不如中國完善,以手機行業為例,手機廠搬過來了,但配件、模具都得從國內采購,只在印度組裝。

距離班加羅爾市中心一個多小時的電子城,是班加羅爾作為“外包之都”的地標性區域。從市中心驅車走向東南郊區,有一條少見的市內高速,連接市中心和電子城。

電子城消化了成千上萬軟件工程師的就業,全球聞名的Infosys和Wipro園區都位于此處。現代化的軟件園區和周圍的雜亂無章形成了鮮明的沖突。從Bommasandra下高速,滿載貨物的卡車接連駛過,噪聲挑釁著每一個路人的耳膜,讓人無暇去顧忌飛揚的塵土。路邊的高架橋體斷斷續續,緩慢的施工速度顯然跟不上班加羅爾想要把地鐵修到這里的野心。
高架橋背后藍色金屬板圍起來的區域即將建成一棟電子廠研發樓

高架橋背后藍色金屬板圍起來的區域即將建成一棟電子廠研發樓

在高架橋背后,有一塊區域被藍色的金屬板圍了起來。周元林指著那片區域說,半年之后,那邊建成一座占地幾百平方米,能容納三千人的研發樓,即將入駐的是一家臺資電子廠。周元林所在的公司負責這棟樓的建造。

早在2008年,周元林就跟著公司來了印度,第一個項目是富士康的金奈工廠。之后,越來越多的客戶要在印度辦廠,周元林和同事就跟著客戶來到印度,為他們蓋工廠。目前,除了班加羅爾的這棟研發樓,他手上還有在邁索爾的兩個工廠在同時進行。

諾伊達的手機廠,金奈的電子廠,普耐的電器廠,海得拉巴的光纖廠,班加羅爾的太陽能廠,隨著越來越多的中國公司把工廠搬到了印度,印度的中國制造地圖也逐漸成型。

在過去的一年半里,Divay Pranav感覺到了中國人來印度投資建廠的熱情明顯升溫,他在印度政府所屬的投資促進機構Invest India任職,在過去的5年擔任對接中國投資的高級助理副總裁。他看到,智能手機及其配件、電器、光纖、紡織,幾乎所有類別的制造業都在尋找在印度的投資機會。

人工成本低,搶占未來市場,國際化基地,去印度開工廠的原因很多。但背后的辛酸可能更多。

到印度去

作為人口僅次于中國的第二大國,印度吸引中國工廠的首要原因就是充裕的勞動力。

“我們屬于勞動密集型制造業,中國招工難,工資水準也上升快,我們的客戶本身也是全球化的,綜合考慮到這些因素,我們決定來印度。”陳曉(化名)所在的工廠主要生產箱包、鞋服,是國內最大的箱包制造企業之一,目標是做“箱包鞋服行業的富士康”。

2016年下半年,他們第一次來到印度做市場調研,經過半年的準備,2017年正式投產,目前已經在班加羅爾郊區的兩個工廠有了近1000名工人。

除了印度,他們也在東南亞開了工廠。便宜的勞動力,是吸引公司來印度的最大原因,陳曉告訴志象網(The Passage),雖然印度工人眾所周知地效率更低,但對于勞動密集型行業來說,綜合計算人工成本,還是會比國內低一點。

但對于更多的公司來說,人工并不是吸引他們來印度的主要原因。

“除非真的是勞動密集型的制造業,否則像我們都是設備自動化,人工成本只占生產成本的5%左右,中國工人成本也就四五千塊錢,又不像歐洲那樣兩三萬,基數本來就不大,占的比例又小,所以人工成本的差距基本上就沒有。”同樣將工廠開在班加羅爾郊區Jigani鎮的張希望對志象網說。
去往Jigani的路上

去往Jigani的路上

30年前,湖北人張希望從分配的汽車廠辭職,跟隨“下海潮”來到了廣東。打了五年工之后,他東拼西湊,總算弄了二十多萬,辦了自己的工廠,專門為變壓器、互感器生產鐵芯。現在,他的佛山日鋼的年產量已經達到了幾千萬人民幣,他來到了印度“再創業”。

三年前,他的一個主要客戶在印度設廠,后來越來越多的客戶都把工廠設在了班加羅爾,他就找了個機會,帶了幾個人來印度考察。

“第一次來沖擊還是蠻大的,臟亂差,太落后。”但這也讓他想到了二十多年前他白手起家的時候,環境也與此相似,他在孟買、德里、班加羅爾轉了一圈,最后決定把工廠放在班加羅爾。

在印度設廠的同時,張希望也在越南開了一個工廠,但現在他主要呆在班加羅爾,“起碼要做到賺錢,先盈利再放手。”他說。

“越南就只是一個臨時的決定,主要是跟外部環境有關。局部上的摩擦有了半年,我們從開始就在想這個事情,最后被迫做了這個決定,不然生意就丟了。”張希望說,“像我們這行,如果出口關稅漲到25%,進口關稅25%,那就是50%,根本就沒得做了。”

為了抵消關稅上升的影響,原材料從美國先進行進口到越南粗加工,然后出口到中國,再銷往各地。但在印度,張希望有更長遠的打算,投資的都是最先進的設備。

“成本優勢談不上,主要是地域優勢。”張希望說,目前印度本地的市場很小,只能保證養活自己,但印度地處歐亞大陸中心,連接了東南亞、中東、歐洲等各個市場,印度人又向來擅于做國際貿易,他正是看中了這一點,想把印度作為自己的海外市場基地,除中國之外的“第二中心”,主要發展外貿。
佛山日鋼從國內進口的新設備

佛山日鋼從國內進口的新設備

佛山日鋼在Jigani租了一個3000平方米的廠房,自動化的設備全部從國內進口,志象網到訪的那天,剛好有設備送到,正往廠房里運輸。

張希望說,現在才剛投產,之后他準備把旁邊的廠房也租下來,繼續擴大產能。

成本的悖論

“海外制造業的成本一點都不低!”提起成本問題,柴文軍多次對志象網強調,追求低成本對絕大多數公司來說只是一種迷思。

從事手機行業的他,2017年1月第一次來到了班加羅爾。當時公司的一位主要客戶要在印度設廠,就叫他們也來印度。在決定來印度之前,柴文軍就對印度市場有所保留,因為知道“海外市場沒有那么簡單”,但因為已經答應了客戶,公司決定“即使虧錢都得去做”。

既然決定去做,當時他還是比較樂觀,覺得“至少不會虧”。但真正摸著石頭過河,他發現水比自己想象的還要深。

“印度除了工人的工資比中國便宜以外,剩下的所有的東西都比中國貴。”柴文軍說,強調“便宜的只是基層員工”。

一線工人之外,中國工廠管理人員和核心的技術崗位都需要派駐中方人員,就他公司情況來看,派駐一個中方人員的成本要每月一萬五左右,是國內的兩倍多。甚至,有時候找不到愿意去印度、又能勝任海外崗位的員工。


12下一頁

最新評論

小黑屋|手機版|Archiver|中國機械社區 ( 京ICP備10217105號,京ICP證050210號,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0176 )  

GMT+8, 2019-8-24 10:28 , Processed in 0.048746 second(s), 10 queries , Gzip On, MemCach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Licensed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返回頂部
大乐透今晚买什么号码